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uoanhui8888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往事悠悠买口粮(那年那月)  

2009-09-09 15:36:0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往事悠悠买口粮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□罗安会

 

楼下传来一阵阵吆喝声:“买米口罗,买米口罗,送米上楼!”这一吆喝声,使我心绪万分。如今足不出户,送粮上门。40年前凭证供粮,上山挖红苕的一段辛酸往事,又浮现在眼前——

那是1960年秋,我的家乡朱沱古镇,解散了“吃大锅饭”的公共食堂,居民自行开伙,粮食实行计划供应。

当时,大米称为细粮,玉米、红苕作为粗粮,粗细粮对半搭配。由于自然灾害的影响,鱼米之乡的朱沱,出现粮食生产年年减产,产出的细粮、豆类大部份被运调到大城市作供应粮,把粗粮留作本地居民作口粮。

这年深秋11月份,粮站配售给我们3口之家的红苕有80公斤,并指定到离朱沱镇10多公里的金碎村去提粮。我的父亲和哥哥响应政府的号召,和镇上的青壮年一道,去支援农业生产发展,他们的口粮随人划走。当时,我才12岁,搬运粮食的重担自然就落到我和母亲身上。

记得在一个星期天,天刚蒙蒙亮,我和母亲就同镇上的一些买粮户爬山涉水,来到金碎五队买红苕。这个村,地处金碎山腰,劳动力缺乏,该挖的红苕还埋在地里,生产队长拿出几十把锄头,让提粮户自己到地里去挖。时过中午,我和母亲,才将所购的40公斤红苕挖好过称。中午饭,我和母亲在生产队一社员家搭伙,人平2斤红苕,1斤白萝卜作为午饭。又累又饿的我,狼吞虎咽地吃了三大碗。

饭后,我们上路了。母亲背着一大背红苕,我已挑了一挑。走啊走,那红苕压在我肩上越来越重,与我同路回古镇的居民中,有一位比我大三岁的女孩子苏玲,挑红苕的姿式也成了“苏秦背箭”,上路不久,担子就把她压哭了。71岁的吴婆婆,她背了半背红苕,尖尖脚踩在山村小路上,一晃一晃的,真让人担心。夕阳西下,大家要过龙门桥时,更加艰难。这里,溪水哗啦啦地流着,川流不息的溪水望而生畏。一排石墩在溪水中立着,人们只能踏石墩过河。我同母亲将红苕一筐筐地抬过河时,双腿发抖,心怕掉入河中。接着又爬一个大坡,不由得汗流满面。两肩红肿的我,实在挑不动了,在半坡上,我只好放下担子,长时间坐地歇气时想到,有汽车运输该多好啊!天已渐黑,离朱沱镇还有几里路。我实在力不从心,正在危难之时,朱沱粮站的驻村干部老袁见状,主动地接过了我的担子。大约在晚上8点时,我和母亲在老袁的帮助下才终于将40公斤的红苕搬回了家,饿昏的妹妹在家等红苕下锅。

岁月如流水,时光如云烟,那年那月的往事一去不复返了,但留给我们脑海中的烙印和反思却是永远的。

 

注:罗安会系重庆市新闻摄影学会会员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