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uoanhui8888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罗安南  

2009-09-08 17:56:23|  分类: 罗安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四面山情缘

(系列篇)

 

作者:罗安南

 

 

 

目    录

 

一、“老踏实”袁大叔

二、“映山红”金珍姑

三、“镇猴王”青山爷

四、“小精灵”洪贵娃

五、“穆桂英”永红嫂

 

 

 

二OO二年三月于重庆江津

“老踏实”袁大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□ 罗安南

 

江津四面山是闻名遐尔的国家级名胜风景区,国内外的游客络绎不绝。回忆起昔日交通不便、吃住困难、无人涉足的边陲之地,如今变成了一颗“绿色明珠”。四面山巨大的变化,使我回忆起32年前在四面山做工的日子里,结识了一批热爱山乡,勤劳朴实的山民,他们在劳作和生活中的感人趣事,至今令我难以忘怀。

我高中毕业后,立足农村,拜师学木匠,随老师去了四面山。

那是1969年4月的清晨。我背着老师的工具箱,在江津城坐上了一辆“老爷车”前往四面山,经过7个多小时的颠簸才到了终点站复兴场。

复兴距四面山还有20多公里的山路。我和师傅下车后,又急急赶路,翻山越岭,累得满头大汗,走了10多公里的山路才到了名叫马家坪的地方。此时,天色已晚,我俩决定在此投宿。

那时,马家坪只有几户人家,没有旅店,我们只好求助于一户农家,一位40多岁的中年人把我和师傅迎进了他的堂屋。放眼屋内,除了土墙壁上挂有一个胸前佩戴着“中国人民志愿军”的单人像框和一张旧桌子,四条长板凳外,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。当我们放下行李落坐后,这位中年人就对着在厨房烧火做饭的妇女高喊:“娃儿他妈,来了稀客哦,你再去打点米做干饭,取一块腊肉来煮起!”中年人把我们安排就绪后,便一同坐在板凳上抽烟、摆“龙门阵”。在摆谈中才得知这位中年人姓袁,名朝荣,是这家的主人。一家三口,有一个儿子18岁,初中毕业后在四面山林场干活。

袁大叔精明能干,说起活来快言快语。他说:“我们四面山土多人少,自留地比山下农民多一些,还有自留山。我利用自留地、自留山种菜、种苕作饲料喂猪、喂鸡,发展副业是个有利条件,一年喂肥两头猪不成问题。俗话说‘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’嘛!我们山里人靠的是养猪、搞副业。”他边说边把我们带到猪圈屋观看他养的一头200多斤的大肥猪。我们十分惊讶:山里人真会过日子。

晚饭时,袁大叔对我们热情有加。他不断地给我们添饭、夹肉,动员我们多吃点。我对他直爽的性格加以评论:“袁大叔真不愧是革命军人嘛!”他只是憨厚地笑一笑,没有回答我。这时,袁大婶插嘴说:“他1952年去抗美援朝,还是个机枪射手嘞!在一次战斗中被枪弹打断了指姆,退伍时县民政局安排他到城里工作,他都不干,回到生产队来和我‘修地球’。国家给他的残废军人补助金,他也不要,说是要给国家减轻负担!”这时,我才注意到袁大叔挟菜的右手果然没有了食指。我心里非常崇敬这位“老踏实”的老战士!

当晚,我们住在他儿子那间房里。床是土改时分得的老式旧床,蚊帐是补了多个补丁的印花麻布,棉被是洗得发白的军用被。我们舒舒服服地睡了一个好觉。

次日,我们告别了袁大叔,继续前往四面山。起程时,我们拿出钱和粮票与袁大叔结算食宿费,袁大叔和袁大婶说什么也不肯收下,我们只好再三道谢,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家。

往事虽已过去32年,但袁大叔厚道纯朴、热情好客的品质,至今令我难以忘却。

 

 

 

 

通讯处:重庆江津市滨江路西段“茗都茶楼”

联系人:罗安南

邮编:402260   电话:(023)47547118  47900200

 

 

 

 

“映山红”金珍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□ 罗安南

 

在映山红盛开的日子里,我来到了四面山林场打工。林场场长把我安排去薅杉树秧。在薅杉树苗的临工中,有一位十八、九岁的姑娘特别引人注目,她一米六的个儿,大大的眼睛,身穿花布对襟衫,一条粗黑的长辫子拖在身后,脑后常常戴着一朵“映山红”的花。人们喜欢叫她“映山红”。其实,她们的真名叫金珍。后来听说她是本地人,家住洪海村。

在薅杉树苗的工作中,我笨手笨脚,进度缓慢。金珍姑娘很热心地教我如何掘锄头,怎样除蒿草……她成了我学习薅苗、移苗和林木管理的“技术指导”。

日子一晃就是两个月。记得有一天,我们正在离林场不远的地方薅树苗。突然,锣声骤响,有人高喊:“发山火啦,大家快去救火!”火警就是命令,火场一下子汇聚了200多人。人们挥动着手中的锄头、砍刀,将火场周围的树木、蒿草劈成一条五、六米宽的防火隔离带;有的用树枝扑打着熊熊烈火。我拼命地扑打着一片燃烧的灌木林。忽然,一阵山风把一堵火墙向我推来,情急之中我边跑边高声呼喊“救命啦!”不料我被藤蔓拌倒在地,满头是血。金珍姑娘急步向我奔来,发现我受伤,他急忙和另一职工把我背到了林场医务室。由于我流血过多,医生说要输血。一查血型我是AB型。金珍姑娘说她的血型正是AB型,她就给我输了400cc血。在我卧床治疗期,林场领导安排金珍姑娘当了我的“临时护士”。在养伤的日子里,她给我喂药、做饭、倒便盆、料理周全。当我的伤口疼痛难忍时,还讲故事、唱山歌给我听。记得她唱了这样一首《四面山民歌》:

月亮走,我就走,走到我家后门口,

爸爸还在折杨柳。杨柳叶,泡香油,

拿给妈妈去梳头,妈妈梳个盘龙转,

姐姐梳的兰花头,只有我才不会梳,

     丢了梳儿挽鬏鬏。

半个月后,我的伤口愈合准备离开医务室。突然,金珍姑娘家里捎来口信:“家有要事,急速回家一趟!”这个口信,让金珍姑娘离我而去。金珍姑娘这一去,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。后来听人说,她嫁给了贵州乌江电站的一位技术员。

32年后的今天,每当我重游四面山,看见那满山盛开的映山红时,我就更加怀念金珍姑娘。

我衷心祝愿:好人一生平安!

 

通讯处:重庆江津市滨江路西段“茗都茶楼”

联系人:罗安南

邮编:402260   电话:(023)47547118  47900200

“镇猴王”青山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□ 罗安南

 

1970年夏季,我凭借四面山林场场长是老乡的关系,我当了“打工护林员”,场长安排老工人黄青山带领我一起工作。黄青山50来岁,精明强悍。经常是头戴小草帽,身披棕蓑衣,肩杠一把明晃晃的砍刀,腰间挂着一个铁皮水壶。他在林场干了十多年的护林工作,足迹踏遍了方园百里的林区,人称“活地图”。他在工作中勤奋务实,10多年来,他负责的区域内没有出现过林木被盗伐和森林火灾事故。他不仅是先进工作者,还是保护野生动物的卫士。人们喊他“青山爷”,誉称他是“镇猴王”。

提起“镇猴王”,还有许多趣闻。一次,我和青山爷从坪山巡逻返回响水滩途中,青山爷因内急去林中方便。因为天气炎热,我趁机脱下衣裤,跳到响水滩洗澡。忽然,林中窜出一只猴子,抱起我的衣裤迅速爬到了一棵大树上。那只“顽猴”在树杈上叽哩哇啦嚎叫不停。顿时,数十只大小毛猴聚集在那只“顽猴”周围的树上,活蹦乱跳,如临大敌。我气急了,赤身裸体地追上岸,大呼青山爷解难。青山爷闻讯后,他迅速到了大树下对着那群猴子叽哩呱啦地喊了几声,同时,用手比划了一阵。说也奇怪,那“顽猴”就乖乖地把衣服从树上摔下来了。青山爷吹了两声口哨,那群猴子就纷纷逃进林子深处……

我拾起衣裤,好奇地问青山爷:“你会说猴语吗?”青山爷告诉我,三年前,有两个河南来的捕猴人,用网捕着了一只小猴,被他碰上,叫他们把小猴放了,并把两个河南人带回林场,进行了教育,没有处罚他们。那两个河南人很感激,就教了青山爷几招驯猴的绝窍。

在返回林场的路上,青山爷还告诉我,遇到猴群不可怕,就是怕碰到老虎。他说,在六年前,他在张家山巡逻返回途中,在一个山桠口,遇上一只老虎。老虎向他扑过来,他情急生智,迅速爬上一棵大树上,只见老虎吼叫着,在大树下转圈圈,大有把树推倒之势,把他活活吃掉。吓得青山爷一身冷汗,两脚颤抖。老虎和他相持了半个多小时。忽然,老虎象箭一样向丛树扑去……原来,是一只路过的黄羊被它一口叼走了。这只黄羊真成了“替罪羊”。我听着心子紧,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
青山爷告诉我,在1965年初夏,四面山中山洪爆发,一只小老虎在望乡台瀑布口被洪水冲下170多米高的瀑布摔死了,被林场的廖队长发现后,剔肉留骨,虎骨被大家分了。

我俩回到林场后,青山爷端出一大罐虎骨药酒,罐里果真泡着儿截黄色虎骨。

那时,重庆市周边区县所需的木材,都在四面山调拨、砍伐,原始森林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,老虎转移到何处去了?不得而知。但四面山经过多年的人工造林和禁伐原始森林的结果,如今的四面山又恢复了原来的面貌,游人在卧龙沟和摩天岭又重新看见了猴子。老虎是否已回到了四面山?仍然是人们争论的话题。

 

 

通讯处:重庆江津市滨江路西段“茗都茶楼”

联系人:罗安南

邮编:402260   电话:(023)47547118  4790020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小精灵”洪贵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□ 罗安南

 

洪方海的家在四面山核桃坪的半山腰上,坐东向西的三间房屋是用杉木皮盖的木板房,四周是浓密的森林。屋后山坡上有一片核桃林。几根杉树做的水槽从后山一直通到他家的厨房里。

洪方海40多岁,头包白帕子,身着对襟短衫。见我们按他的约请准时赶到了他家时,他乐不可支,连忙招呼老伴端来板凳让我们休息。他对我师傅说:“早就盼你来给我做几件家俱,还要搭个猪圈喂母猪。”

他家有个逗人喜爱的娃儿叫洪贵。贵娃14岁,胖乎乎的,圆圆的脸蛋上有一对深深的酒窝。

我想:这山里人吃的是粗茶淡饭,这娃儿倒长得细皮嫩肉的!正想时,洪大爷说:“让贵娃给你们打杂。”

洪贵娃很精灵,做事很勤快,每天挖洋芋、摘菜、做饭,做得有头有序。我们改料时,他经常把苦丁茶送到我们手上;吃饭时,常常最先给我挟菜;收工时,把洗脸帕送到我手中。他的热情,弄得我有些拘束。

洪贵娃很健谈。他告诉我:他家祖祖辈辈在四面山苦苦劳作,父母亲几十年来从未下过山,只到过30多里远的四面场称盐打油,买些日用小杂货。他还说:“我原来有个哥哥,20岁那年到贵州磷矿做活,因塌方被压死了。母亲气得死去活来,落下个心口痛的病。父亲是护林员,每天早出晚归,风雨无阻,一干就是七、八年。他负责管理的林区,从未发生过树木被盗砍和火灾事故。”我便对林中这户人家产生了深深的敬意。

我和师傅忙碌了一天后,师傅早早就去睡了。我喜欢在风轻轻、月朗朗的晚上,坐在洒满银色月光的坝子边,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口琴,吹起了《山乡好风光》的曲子,悠扬的琴声在寂静的林海上空回荡……

不知什么时候,洪贵娃坐到了我身后。一曲吹完,洪贵娃拍起巴掌,夸我吹得好,要我再来一曲。我一口气吹了三个曲子给他听。他听得很入神时,我便收住了口琴问他:“你想不想学?”他说:“我只读过小学,没有学过吹口琴,哪能学得会?”我说:“我教你,要不要得?”洪贵娃突然双膝跪地给我磕了两个“响头”,拜我为师。

从此以后,洪贵娃与我形影不离,就连晚上睡觉,他也要与我合睡一个床。

半个月后,我们做完洪家的木工活,我特地做了一个五斗柜送给了洪贵娃。

临走那天,洪贵娃和他父亲送了我们好远的一段路程。分手时,我把口琴送给了洪贵娃。洪贵娃站在山垭口,向我们挥着双手,脸上流出了两行泪珠……

 

 

通讯处:重庆江津市滨江路西段“茗都茶楼”

联系人:罗安南

邮编:402260   电话:(023)47547118  47900200

“穆桂英”永红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□ 罗安南

 

方园百里的四面山,蕴藏着丰富的木材资源,是重庆乃至大西南地区用材的基地。

木材的砍伐、运输凝结着伐木工人的艰辛劳动。工人们把树伐倒后要砍掉桠枝,按树木大小据成不同规格的木材,以便车装船载发运目的地。

木材要运下山是最困难的。在六、七十年代伐木、运木全靠人力。

1970年仲夏的一天,林场组织了一支30人的突击队,七天内要把调往重庆大渡口的300立方米的木材,从奶头山上滑放到洪海坝,再发运到响水滩储木场待发。这次任务的时间紧,要求严,场里组织了突击队。突击队长由三十挂零的曾永红担任。

曾永红是个女的,她1.7米的个子,说话、做事泼辣得像个男子汉。她爱人原来是林场的伐木队长,年年被评为先进个人。三年前在摩天岭伐木中,不幸身亡。曾永红为继承丈夫遗志,毛遂自荐接下她丈夫的班,当了伐木队长。上任一年,百多号人的伐木队管理得井井有序,历次的伐木任务都是超额完成。由于她业绩突出,曾出席过县里召开的“群英会”。工人们给她的誉称也不少,有的叫她“曾大姐”,有的喊她“永红嫂”,有的称她为“穆桂英”。

那天下午,“永红嫂”带领我们在洪海坝将发运木料扎成木筏,顺溪水放流到响水滩储木场。事不凑巧,天不助威。木筏正要放流时,突然山风骤起,天空乌云滚滚,霎时,雷电交加,瓢泼大雨倾盆而来,满山遍野,山水横流,山洪把岸边的木材冲向溪河中,“永红嫂”急忙指挥大家用钢绳和纤藤把木材围起来,用挠钩勾住水中的木材往围子里拉。我用力过猛,挠钩脱落,一下子跌进了急流中,“永红嫂”见状,跳入溪河,将我推到了岸边。正在这时,上游冲来一根大木料把“永红嫂”撞入汹涌澎湃的激流之中……

岸边的人惊呆了!我和几个工人把“永红嫂”救起来后,因为额头被撞得鲜血直流,伤势较重,大家连夜赶晚把她送到红英桥,搭上运木材的货车,送到了县医院抢救。

三个月后她出院了。被木材撞断的左手杆已经治愈,但她的额头上却留下一道凹下的疤痕。

如今,“永红嫂”已光荣退休。退休后,在县城老年体协担任门球队队长,带领着老年门球队员活跃在重庆市各区市县比赛场上。

 

通讯处:重庆江津市滨江路西段“茗都茶楼”

联系人:罗安南

邮编:402260   电话:(023)47547118  47900200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