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uoanhui8888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十年前的南纪门  

2009-09-08 17:28:4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□罗安会   

“五一”节期间,应老知青姜继红的邀请,我从江津乘车去山城重庆,庆贺他的乔迁之喜。

姜继红的新家,是在重庆下半城的储奇门老家被撤迁新建滨江立交桥后,搬迁到上半城来的。这是一栋18层的高楼,电梯上下,坐落凯旋路,背靠储奇门,非常壮观。

老知青见面,格外兴奋。姜继红将我带进他的新家。这套120平方米的住房布局合理,设施齐全,通风向阳,装饰豪华得体。掀开窗帘,蓝天、白云、青山、绿水。放眼远眺,南山公园、黄桷古道、长江大桥历历在目。俯瞰楼下,高楼鳞次栉比。宽阔的公路车水马龙。滨江大道,绿树成阴…… 储奇门的变化,使我思绪万千。

姜继红是1970年从重庆插队落户的知青,当年和我同住一屋。我们相处得十分融洽,犹如兄弟一般。这年盛夏,姜继红邀我去重庆,到他家作客,我欣然接受。

第一次到重庆,一切都感到陌生和新鲜,车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我们从重庆火车站乘公共汽车到储奇门下了车,不久就到了姜继红的家。当我跨进姜继红所住的大院时,被惊呆了,只见10多户居民,正在各自的家门口灶台前做午饭。柴烟、煤烟、油烟扑面而来;切菜声、炒菜声、锅盆碗盏声不绝于耳。姜继红的父母亲见客人来了,热情地把我迎进家门。这个家拥挤不堪,仅有20平方米,室内摆了三间高低床,一张饭桌和一个衣柜。写字台上堆满了书藉和杂物,这间屋,就是他们五口人的家。

入夜,姜妈把我安排在邻窗的一这间床上睡觉。一屋住了五个人,床与床之间仅拉一块布帘为界。当时,他们的这种生存条件十分艰苦。我躺下不久,蚊虫嗡嗡乱飞,手中的蒲扇不停的摇动。口袋屋使我汗水不停地往外冒。姜继红见状说:“咱们还是上街边睡觉,那里还凉爽一点”。我们来到街上,只见街道两旁,男女老少、大人小孩,光着膀子,穿着短裤,横七竖八地躺在凉板、竹椅、竹席上乘凉睡觉。姜妈、姜父说:“山城重庆是全国三大火炉之一,我们祖祖辈辈在三伏天都是这样度过的。”

第二次到重庆,还是在那年的元旦前夕,姜继红再次邀我去重庆过节。特地安排我住在储奇门的半山腰吊脚楼上,这是他舅舅的家。这个吊脚楼已有百年历史。储奇门一带,各式各样的吊脚楼悬空而立,依山而建,低矮的房屋显得陈旧古朴,长江边上的河滩荒野,污水横流,杂草丛生。

他舅舅居住的吊脚楼是用几根木棒和木板、蔑片简易建成。在吊脚楼上,只要有人行走,吊脚楼发出嘎嚓、嘎嚓的晃动声,使人胆颤心惊。隆冬的夜晚,寒风凛冽,天下着蒙蒙细雨,千窗百孔的吊脚楼特别冷。我入睡不久,就闹起了拉肚子,室内无厕所,我又不好意思用马桶,只好开门,在昏暗的街灯照映下,踏着高低不平的狭窄街道,向公厕走去。在风雨中,我被冷得瑟瑟发抖。这夜,真够怆的,由于拉肚子,一夜跑了三趟公厕。这事虽然事隔几十年,夜宿吊脚楼给我留下了不灭的印象。

30年过去了,脑海中烙下的储奇门旧貌,而今被逐一改观,记忆中的储奇门已成为历史。随着重庆的直辖与西部大开发,储奇门的明天会更靓丽、更繁荣、更美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