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uoanhui8888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镇麻雀歼灭战  

2009-09-07 17:07:2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秋5月,我出差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古镇朱沱。这里的青山绿水、肥沃田地、纯朴的民风,仍是那么的亲切而感人。那一群群翱翔天空的雀鸟,时而降落麦地,是而飞往山林嬉戏、觅食。我好奇地一声吆喝,雀鸟已飞得无影无踪。见到家乡那一群来有影、去无踪的雀鸟,我的思绪不由得飞回到迄今40多年前的“麻雀歼灭战”

  1958年的5月,按县里的指示,全民动手,不让雀害偷吃粮食,打一场麻雀歼灭战。区长任“麻雀歼灭战”的总指挥。镇乡两级相应成立了指挥分部,层层传达,落实歼灭战的实施方案。

  一时间,古镇人民将“五害”之一的麻雀视为天敌。在总指挥部召开的运动会上,朱沱镇独树村的老农,深有感受地诉说麻雀坑害农民,四季偷吃粮食的事实;粮站副站长在会上列举了一个惊人的数据,每只麻雀每天偷吃3钱粮,一年就要偷吃10斤粮食,够我们全区1万多人近两个月的口粮了。这是多么惊人的数字哟。针对朱沱镇麻雀多的情况,总指挥部下令:铁器社赶制灭雀鸟枪,农民扎制稻草人,严密把守田间地头,劈竹赶造响篙地处设防。并要求全区男女老少齐带锣鼓、唢呐,甚至铁盆铜盆,围歼麻雀,打一场声势浩大的人民战争。

  5月下旬的一天,晨曦初起,各路围歼麻雀的大军带上“武器”和干粮,在8点半前赶赴指定地。近6000人的小镇居民,除家中留下老弱病残儿童外,人人上阵,分片把守。当年我正上小学三年级,是学校弹枪队队员兼通信员。我家父母和两个哥哥,在不同岗位上严阵以待。

  9时许,任总指挥的区长,站在朱沱镇的制高点上,带着庄严而动情的口音,下令向五害鸣炮宣战!随着3声铁炮轰鸣,全镇吼声四起,锣声、鼓声、鸟枪声、鞭炮声、锅盆铁器的敲击声,铺天盖地,经久不息。一群群受惊的雀鸟,从房檐下、粮站大院内、田野里、树丛中飞出逃命,受惊的雀鸟不堪一击,个个魂飞魄散,纷纷落地身亡。

  在群情激昂的战斗中,从医院传出不幸消息,镇上读初中三年级的罗太行同学,在追赶雀鸟中 不小心,将放在裤包内得纸制炸弹引爆,伤及褪胯下身,因流血过多,抢救无效,不幸身亡。

  夜幕降临,第一天得歼灭麻雀大战快要结束胃,鸟枪队队员在枝园弯领取了第二天的火药,我也在此坚守岗位,站好最后一班岗。此时,一群躲过追杀的惊弓之鸟正欲飞抵枝园弯的树林中藏身,枪手张云华见顽敌飞来,说道,“好大胆!竟敢在老子的枪口下逞威。”他将刚领来的火药装入枪管内,举枪射击。“砰”的一声倒地,大喊大叫起来,战友们跑来一看,出事了。原来,张云华用了10余年的火药枪管爆炸了。从此,张去华的手落下个残废。

  全县这次史无前例的“麻雀歼灭战”终于结束了。区总指挥部在中学广场召开了庆功会。各机关、学校、单位、居民和农民,将各自歼灭的雀鸟脚爪做成各式展板,以示取得的辉煌战果。最引人注目的是朱沱中学,用2000余只雀鸟脚制作成巨幅标语。可见,偷吃粮食绝无好下场。

  自从歼灭麻雀战后,古镇朱沱,整整3年时间,确实难见麻雀踪迹。但据农民讲,无麻雀的3年里,农药反倒用了不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