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uoanhui8888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 镇 油 坊  

2009-09-07 16:45:23|  分类: 古镇系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□罗安会

初冬,我回到了久别的古镇。在我老家的隔壁,昔日的“汇丰”油坊,而今变成了“汇丰油脂公司”。这一切都变了,今非昔比。只见那一台台液压机、油压机匀速地吞进菜籽、芝麻、花生、黄豆。机口流淌出金灿灿的菜油、麻油、花生油、黄豆油,香气四溢。古镇名牌“千里香”植物油远销重庆、宜昌、汉口、成都等地。如今机械化榨油,勾忆起我对老油坊的联想……

上个世纪的50年代,古镇有大小油坊近10家。大型的油坊有“六合春”、“同泰祥”、“德兴隆”等。那时,古镇的油坊既多又原始,似乎成了古镇特有的一道风景线。

从史书得知,唐武德三年(公元620年),古镇原是万寿县的县城。县志就有“菜籽榨油,香飘万户”的记载。从古至今,古镇所辖的乡村,盛产菜籽、花生、芝麻、黄豆,是渝西长江上游有名的鱼米之乡。镇上的油坊,常年累月,收购本地油脂作物为原料,进行加工制作。榨油成了古镇的支柱产业。

那时的“汇丰”油坊,排列在通往河边的小街上。林老板是这个油坊的八代传人。他有3台榨油机,榨油匠20多人。他生产的“千里香”牌植物油,闻名川东。

“汇丰”的食用油,何也这么出名?缘于它在操作流程中注重了煎炒、压撵和撞击。这三道工序,可谓古镇一绝。

不论严寒酷暑,古镇的大小油坊都是“鸡鸣早看天,开榨不等人”。在没有电的年代,油坊都点菜油灯照明,十分昏暗。然而,在这昏暗中,榨油匠的吆喝声、撵磨声、号子声、榨机的撞击声,此起彼伏,热闹非凡。常常我被这声响惊醒,这已是古镇新一天的开始。

“汇丰”油坊林老板的大徒弟,主管煎炒这重要的第一关,油香不香,出油率高不高,就靠他几铲铲。只见他舞动着5尺长的木质平铲,在圆形灶台边,将铁锅中油脂物,快速翻动,犹如杂耍,到了一定的火候,迅速起锅。然后,倒入四个石轮的石撵盘中,驾撵的师傅,手持刮扒,将被撵物均匀地摊在石盘中。只听一声吆喝,两条蒙了眼的牛,不停地拉动石轮,待油脂物全部压扁,装入谷草铺垫的铁箍里打平压紧,上榨取油。“汇丰”油坊的榨机是一台用5米长的硬杂木制作而成的,横卧在炒锅旁。俗称“打油匠”的3个工人,握着5米长悬梁而吊的撞杆,撞杆前端是锥形的铁头。他们穿着一条裤衩,赤膊上阵,吼着号子,舞动撞杆,来回跑动,对准机头上的木削,“砰”的一声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。打油匠的技能如狙击手,百发百中。榨机中横卧的铁箍被一锤一锤地敲打,油饼被一寸一寸地压缩,一股股金黄色的植物油源源不断地流入油槽,直至油渣被榨干为止。当年“汇丰”油坊的食用油,色泽金黄,沁香扑鼻,无尘无淀,其奥秘取决于榨油工艺。“千里香”植物油的美名不胫而走。

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,榨油匠在昏暗、潮湿的作坊里,艰辛地用这古老的撞杆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地为人们提供植物油。

历史在前进,社会在发展,土法榨油,虽成历史,但在我的心中却留下了不灭的记忆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